• 浙大 丨 校友 丨 招聘 丨 教師 丨 學生 |  VPN
    首頁
    >新聞報道>立德樹人

    孫福軒教授獲2019年度國家哲學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子課題)立項資助

    發布日期:2019-12-10 16:29 訪問次數: 信息來源:黨委宣傳部

    近日,2019年度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立項名單予以公布。浙江大學城市學院傳媒分院常務副院長孫福軒教授主持的《清代賦論整理研究》獲重大項目《歷代賦論整理研究》(項目編號:19ZDA249)子課題立項資助。

    古代賦論的系統整理和專題研究,對于中國古代文論建設和民族批評話語建構具有十分重要的學術意義和價值

    初見孫福軒老師時,就給人一種“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之感,真正接觸后,更發現他身上還有難掩的那抹“天真”——學術上的純粹、教學上的獨到與生活上的純真。在采訪過程中,孫福軒教授對每一個問題都剖絲抽繭,認真而不失幽默的回答,流暢平實的語言背后盡是底蘊洞悉。

     

    潛心科研,草木葳蕤

    具有通貫的學術視野,是孫福軒的學術特色此次獲得的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子課題立項資助是《清代賦論整理研究》,而此前他的《民國時期辭賦批評研究》項目獲得2018年度國家社科基金年度項目立項,由此也可以看出他學術研究脈絡的延續性。在第一本專著《清代賦學研究》后記中他曾講道:“好在本書的出版并不意味著這一研究課題的結束,今后我還將沿著這一課題繼續走下去。”

    文科類的科研也不是閉門造車,而是要觸碰現實,具有問題意識和現實精神。同時要閱讀大量的古代典籍,重讀經史子集,爬梳剔抉,燭幽探微,其間的艱辛一般人難以忍受,并且將已有的知識體系融會貫通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但是孫福軒始終覺得“真正想要去做一件事情,問題總會克服的。”正是基于嚴謹求實、孜孜不倦的探索精神,成就了孫福軒的科研,且成果卓著。 


    學問之意,執著堅守

    我覺得做學術目的,不能純粹只為了運用,是為了人生。”從前的學術研究,學者們往往將學術作為一種事業。但現在分科越來越細化,學問相對于之前來說就顯得比較狹隘,更像是在書齋里做學問,不可能做得很宏觀。

    孫福軒覺得“學問是人生的問題,同時也是維學的問題。學者做學問的最大意義就在于將其作為生命的寄托和延展”。他甚至有些“任性”道:“就是喜歡做,就是一種樂趣。”把學問、人生、社會結合在一起,不只是為做學問而做學問,這就是一種樂趣。

    民國的學術大師,正如在學術中完成生命的陳寅恪先生所講:“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他們那一代學者將人生與社會結合在一起,并不是為了學問而學問,孫老師感嘆道:“高山仰止。”所以他覺得,在做學問的同時,其實對生命和人格也有了更進一步提升。不為功利,才是做學問最原始的意義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

    孫福軒經常對學生說過:“讀中文的人是幸福的。”中文是一個關于人生的專業,是一門溫情且有厚度的學科,是“為了詩意的生活”。如果說歷史和哲學更需要一些理性與判斷的話,而中文這個學科則是人情世態的書寫,是一門有溫度的學科。

    現如今有很多人覺得讀中文可能不太實用,孫福軒卻覺得:“文科就是有用即無用,無用即有用。”工具理性雖然能產生很多的經濟價值與即時效應,但是他認為:“良性的社會不只應該要有技術,還要有精神。”

    作為一個中文人,孫福軒認為首先要愛自己,及于自己的父母兄弟,然后再將愛給予自然于世界。這其實就是一種仁愛之心。“中文人并不只能默默關懷,更需要有一種批判精神、獨立精神,要保持自己人格的充盈。”中文人需要站在公平與正義的一側,中文人還需要有一種心靈的自由,一種能涵養人心靈的自由。所以在他眼中,中文專業類似于古代的“大學”,就是一種“成人”之學。


    傳道授業,自我建構

    1993年在高中執教,2000年來到浙大讀碩士、博士,2006年任職大學,至今已有12年。在同學們眼中有內涵有深度、溫柔而儒雅,有時候甚至有些可愛的孫福軒教授,在教學方面也有自己獨特的見解。如今“創新”成為一股熱潮,但是孫福軒卻覺得很少有與之相匹配的創新課程與體系,教育方式更多是以老師講為主。加之當下社會、思潮的多重影響,娛樂至死、碎片化閱讀、價值裂殊,如此等等,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著學生的上課質量。

    教學要建立在一個大家都特別感興趣的基礎上”,他很看重培養學生的自主性,強調基礎閱讀與課堂活動相協調。

    他認為這種教學方式在中國古代早已有所呈現,一部《大學》可以涵蓋一部長長的教學史和方法論。他提倡師生間的多元交流。通過與學生進行交流式的學習,學生慢慢會進行知識的自我建構,因為是主動地去學,加之自己的知識背景,然后不斷地進行重組,最后自然而然地就會構建屬于自己的知識體系。


    靜水流深,淡然生活

    孫福軒是個很喜歡交朋友的人,他笑道:“說是臭味相投也好,就是喜歡在一起聊聊天。”除了交朋友,他也很喜歡讀書,讀讀經典與專業書籍,有時候也看看閑書。

    但他并不是一味地窩在書堆里做學問,平時喜歡運動,看看話劇,偶爾也出去旅個游,覽過大漠的廣闊,睹過奇異的喀斯特地貌,游過西湖的湖光山色,然而他每次旅游必去的地方,卻是當地的博物館與圖書館,因為他覺得“有些地方風景是差不多的,但是文化卻是不一樣的。”

    從小就喜歡租賃圖書讀唐詩宋詞,現如今做學問與讀書就成為他最大的愛好與興趣。孫福軒認為愛好對人有促進與提升作用,你的愛好,無論大小,無形中總會對你有些提升。“這些愛好會慢慢形成或促進你今后的事業,對你起著有利的支撐,同時也可以放松你的情緒。”一個人需要有愛好,這樣生活才會更充實與完整。

    這就是儒雅謙和、學識淵博的孫福軒教授,將文學揉進生活,用熱愛筑起了靈魂的棲居之所。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色和尚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