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牌雪茄與莫斯科金獎

2020-07-23

位卑未敢忘憂國。

三十而立的王叔言,憂國傷時,對國家的前途和民族的命運深感擔憂。

于內:民國時期的四川,軍閥混戰,社會經濟倍受摧殘,民生凋敝,工業萎縮。官辦的四川兵工廠、造幣廠破壞殆盡,其他新發展起來的民族工業幾近覆滅。據統計,自1911年到1933年的22年里,四川軍閥混戰次數達到了470余次,平均每月發生發生大戰兩次,參戰人數更是達到130余萬人。

于外:列強壓迫,主權淪喪。特別是日本侵略者,欲吞并我東北山河的情勢危急。

在這樣的夾縫之中,王叔言與他的雪茄事業何去何從?

煙草工業南下

“九一八”事變后,日本侵略者為了加強對中國經濟領域的控制,在其占領區實行“統制”政策,以達到壟斷物資的目地。民族煙草工業同樣難逃厄運。上世紀30年代,日本侵略者成立了滿洲煙草股份有限公司,并在遼寧營口、沈陽和大連等東北地區建立多個卷煙廠。此前已在中國市場運營的東亞煙草株式會社基本控制了華北地區的市場。通過這種方式,日本煙草工業與中國煙草工業搶占市場。

1937年“七七”事變以后,日本侵略者對經濟領域采取更為嚴格的控制,控制卷煙工廠,壟斷煙葉原料和卷煙銷售市場,大肆掠奪民族資產和勞動力,中國民族卷煙工業的發展遭到壓制。如在上海,日本侵略者利用聯營社壟斷煙葉原料,上海一些卷煙工廠面臨破產的危險。

“八一三”淞滬會戰后,近30家民族卷煙企業先后遭到破壞,其中14家煙廠損失尤其慘重。南洋兄弟煙草公司廠房和主要機器設備均被日軍焚毀;華成煙公司機器設備全部被毀,廠房部分毀損,約6000桶煙葉被焚燒。當時,上海民族資本煙廠僅19家開工。1939年底,民族資本家于耀西出資在山東濟南創辦的東裕隆煙草公司更是被日本煙草公司強行收購。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之初,日本侵略者更是野心勃勃,將東亞煙草株式會社、共盛煙草株式會社、武漢華生煙草株式會社等6家公司合并,在上海組織成立了中華煙草株式會社,開始著手全面“統制”在華卷煙工業。

在日軍侵犯過程中,許多中國卷煙工廠毀于硝煙中,但民族資本家們并沒有屈從。他們有的在租界內持續重建廠房,創立了不少愛國品牌卷煙,用多種形式支持抗日愛國運動;有的將工廠遷往廣西、貴州、云南、四川等地,另辟市場,將煙草工業與烤煙栽培技能引進本地,在烽火中復興本地煙草工業。一些手工卷煙加工者將手工卷煙技能、手搖卷煙機等帶到西南區域,推進了本地卷煙工業的展開。

“愛國”牌雪茄崛起

愛國牌雪茄

客觀地講,“中國雪茄奠基者”王叔言與他的益川工業社,技術開發日趨成熟,得益于中國煙草南下的風潮。

手工卷煙的技能,因為精密機械的介入,產量和工藝得到很大提升。“愛國”牌雪茄,就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中橫空出世。由于其風格獨特,在成都、重慶以及川西一帶熱銷,民眾對“愛國”牌雪茄的需求,達到了令人難以想象的高峰。

“愛國”牌雪茄是怎樣一番風格獨特呢?《什邡縣志》中是這樣記述的:“‘愛國牌’淡巴菰,為二十年代初期,王叔言的益川工業社著名產品。采用醪糟汁煮冬青膠進行煙葉發酵獨特工藝處理,煙味特別香醇,吸后回甜,大受歡迎。”

民國三十七年(1938),什邡縣政府的《經濟概況報告》說:“本縣手工業所卷之煙,精美異常,行銷陜西、西康、西藏及成都、重慶各省市。主要名牌卷煙有異味型的愛國牌淡巴菰、本味型的工字牌以及號稱‘吳、三、桂’的三個號牌的卷煙。其中,愛國牌淡巴菰因暢銷而產量達到三百萬支,遠超其他號牌。”

“愛國”牌雪茄之所以暢銷,表現在兩方面:一方是由于“愛國”二字的巨大感召力,民眾爭相購買,以此表達愛國抗日的訴求和對國家民族的支持,;二是王叔言將所產雪茄的半數,低價供給奔赴抗戰前線的川軍將士,一時造成市面缺貨。

王叔言把所有的獲利,全部投入在生產規模的擴大上,僅益川工業社在什邡生產點的從業人數就達上千人。整個益川工業社,上下一心,在抗戰后方夜以繼日地生產“愛國”牌雪茄,希望能最大限度地滿足出川將士對家鄉產品的特殊感情,支援他們在前線英勇殺敵。

“愛國牌”雪茄的生產銷售一直持續到益川工業社歇業,在抗戰期間共為前線將士提供了多少支產品無法統計,但其承載國人同仇敵愾的愛國精神卻讓我們永遠銘記。

據《什邡縣志》記載:1938年,益川工業社按上級要求,郵寄了一大木盒“愛國牌”淡巴菰參加“莫斯科世界農產品展覽會”,一舉榮獲金獎,成為第一支走出國門、并贏得高度認同的中國雪茄。

參考文獻:

《中國抗戰期的民族煙草工業歷史》張雷

《什邡縣志》1988年版

來源:封面新聞
相關文章
王寺街道少妇